在线申请

MME|唯变不变,持剑端心走天涯

发布时间:2020-03-24


“不管你喜欢与否,波动与风险一直都在那里,我们需要的是建立应对波动和风险的能力和正确的交易心态”。


微信图片_20200323192618.jpg

廖娜

MME项目首期学生

GL Consulting常务副总裁、中国石油流通协会战略合作专家,船用油委员会副秘书长、中国发改委、商务部等政府机构的专家组成员、曾任安迅思中国区内容团队副总裁,息旺能源(C1 Energy)公司创始团队成员之一。


上一个五年之交,我们经历了油价从百元直击30的变局;新的五年之交,一场疫情席卷全球6大洲178个国家超30万人,油价较年初跌去了三分之二,全球股市多轮熔断,一场被称之为“百年之未有的大变局”正扑面而来。“当雪崩的时候,每一朵雪花都在奔跑”,而身处变局中的每一个人,要么是奔跑中的雪花,要么是已经被压在下面的雪块。如何能让自己在奔腾的洪流中,坚持到最后,跑得最远,每一个深处变革浪潮中的人,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知识和能力,更有视野、格局与心态。


作为世界经济的液体货币、工业血液的石油,一个月之间跌到了连矿泉水都不如的价位,无论是置身其中的投资者还是旁观的吃瓜群众都成了历史的见证者。对于油价,对于经济,各路专家已经对起因与走势进行了360度,纵深十万里的全面大起底,此处不再赘言。而此刻,更让我感触的是,去年6月初在学习《能源概况及交易》时,John Foreman教授说的那句:“不管你喜欢与否,风险一直在那里,优秀的交易员和管理者不是赚了多少钱,而是懂得管理风险”。另外一位从最早的floor trading走过来并历任多家投行能源对冲管理的Parker Drew教授也表示“With great volatility comes great opportunity”。只有正视风险,才可驾驭风险。而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”,能源行业从业者变局之中,必不可少的自然是对能源交易工具、组合、套路乃至规则策略的了解和应用。

 

中国正儿八经的石油国际交易之路起步于千禧之交的入世之初,此前多是国企的练手主场。虽然这一路过来也经历了2014-2016年间的油价滑铁卢,但相较于国际油价的百年波动史,加上国内相对封闭的石油体制,我们的历练终究十分有限。而自去年中央频频发出的“零门槛”、“低准入、高监管”、“放开两头管住中间”的改革信号中,石油市场对外的通道正在缓缓打开,战略属性的硬壳徐徐软化,商品属性正在悄然回归。在中国的石油大门将开未开之际,国内石油管理及从业同行,大家是否已经从知识、技能、心态上都做好了准备?

 

相对而言,承担着国家石油战略的国企一直战斗在国际贸易的主战场,经历过早年多轮石油的大起大落之后,对基准价定价及组合保值的应用已经相对比较成熟,因此在波动中的对冲风险能力明显增强。而国内的民营石油公司则仍然采取的是传统的“点价”模式,在油价下行周期时埋下较大的采购风险。此轮暴跌,仓位较高的贸易商和地炼就已经暴露了严重的流动性风险,不少地炼已经出现资金问题,据隆众资讯报道,至少已有3家地炼已经被国际银行暂停了6亿美元的信贷额度。对于加工企业而言,低油价是利好,但是在暴涨暴跌的当口,管理好头寸、盘位以及现金流才是风险管理的重中之重,才不至于被拍死在阳光明媚的沙滩上。

 

此刻,再去回味Parker Drew教授那两门《能源风险管理》以及《高级能源交易》课中介绍的花式交易组合,更能体会其应用内涵。油价下行时,上游生产企业可以通过买入看跌期权以筑防下行冲击;下游企业在享受低油价利好时,如需防范报复性反弹风险,则可买入看涨期权进行对冲;如果不想为了不确定性花昂贵的期权费,那可以使用组合,“ZERO-COST COLLAR”或者“THREE-WAY COLLAR”;而作为“赚差价”的中间贸易商,自然考验的是更加综合的能力,可以在STRANGLE、STRUDDLE、SPREAD、EXTENDABLE SWAPS、RANGE SWAPS……中根据自身头寸和盘位花样组合。当然持剑在手,剑艺不精,可能伤人也可能伤己;而当剑艺精深之时,挑战的则是人性的贪婪、野心的膨胀以及监管的专业。从安然到中航油,从德国金属公司到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,从曼氏金融到巴林银行……我们看到的是漫漫石油交易长河中的成长、辉煌以及覆灭。Parker也正是通过对多个经典案例的剖析,让我们走进交易的核心:剑的杀伤力不在于剑本身,而在于用剑之人,学习衍生工具应用之始,当先修炼正确的交易心态。

 

“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”;有幸相遇于变局之前,相伴于变局之中;MME,感谢有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