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申请

MME导师观点|黑色星期一背后的石油大国博弈

发布时间:2020-03-12


timthumb.jpg

陈卫东

MME项目特邀教授,行业导师

中国石油企业协会常务理事

中国石油学会物探专业委员会副主席



新冠肺炎疫情作为一次“极限测试”,让原油历史上的第五次暴跌出现在本周一,这背后深藏的是沙特、俄罗斯、美国三大产油国之间的博弈较量。



3月9日经历原油历史上第五次大暴跌:一天之内,油价跌超25%,布伦特原油期货(Brent)跌幅达26.55%,报收33.42美元/桶;WTI原油期货跌幅达27.44%,报收30.15美元/桶。

 

历史上曾有过四次油价暴跌事件,分别发生在1986年、1997年、2008年、2014年,其中1986年和2014年的两次下跌主因是富余产能;1997年、2008年的两次下跌主因是金融危机,导致需求不足。唯有本次,是需求和供给两相夹击造成的。

 

新冠肺炎疫情自今年1月份在中国爆发,目前已经蔓延至全球多个国家,石油需求骤降使得原油价格不断承压。

 

产油大国沙特即在此时宣布降价增产。3月7日,沙特开启全球原油价格战,全面调低4月原油售价,整体降幅在5-8美元/桶。3月10日,沙特又宣布将大幅上调4月的原油供应量至1230万桶/日,这比沙特现有供应量970万桶/日增加了26.8%。

 

俄罗斯在3月6日召开的OPEC+会议上不同意深化减产,是此次沙特突然降价增产的直接触发点。但根本的原因是消费不振和美国页岩油一直在持续增长,最终造成沙特采取如此极端的行为。对此俄罗斯以此前已有的沙盘预演为石油价格战做了准备。


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全球治理的“极限测试”,对石油天然气行业测试的结果是,消费增速减缓。当前不同的机构、国际组织都在呼吁应对气候变化,大力减少化石能源消费。全球石油消费峰值可能在8-10年来临,至少目前是世界已经进入经济低增长、石油消费低增长和长期供大于求的局面。新冠肺炎疫情让需求降低短期内更显性化了。

 

无疑,这给产油大国沙特和俄罗斯都带来巨大压力。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石油还会是沙特和俄罗斯的经济支柱,对沙特尤为如此:有丰富巨大的储量,有富余产能,有巨大的成本优势和扩大产能的空间。

 

长期以来,沙特都在扮演国际石油机动生产者的角色。1986年,为了提升油价,沙特甚至把自己的产能减掉了三分之二。2014年油价暴跌后,沙特、俄罗斯及其盟国在2016年12月组成了OPEC+,共同减产,一直维持至今,每天大约减产140万桶左右,也稳定住了价格。但随后,形势发生了变化,伊朗、委内瑞拉被美国制裁,卡塔尔退出OPEC,很多成员国体量小,没有话语权,OPEC+某种程度上变为沙特与俄罗斯两个主体的舞台。

 

沙特发现近两年OPEC+的共同减产并未给自己带来好处,反而让自己损失更多市场份额。2019年,沙特减少了产量,油价仍在震荡下跌。

 

沙特对自己的盟友俄罗斯越来越不满。虽然表面配合减产,但是近两年,俄罗斯在减产期间仍在持续增产。俄罗斯内部对于是否要配合OPEC+减产也有分歧,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(Rosneft)、俄罗斯卢克公司(Lukoil)等主要石油公司基本都不同意减产。可以看到,俄罗斯实际进一步挤占了沙特的市场份额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,2016-2018年,俄罗斯反超沙特,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提供商。

 

俄罗斯不愿减产的逻辑是,不管怎么减,需求不足总是长期的事情。原油市场是买方市场,市场份额才最为重要。

 

实际上,过去两年,OPEC+减产稳价的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国。这段时间,美国致密油(页岩油)在不断增长,完全填补了OPEC+减产的份额。美国是一个原油消费大国,也是一个原油生产大国,同时政府控制不了美国的油气生产公司,其增产减产是一个纯市场行为。

 

上述因素使沙特感觉到自己的“牺牲”没有获得应有的收益。于是沙特转变被动策略,主动进攻,通过增加产量以获得必要的收益,即通过低价格和高产量获益。

 

沙特采取如此极端的进攻行动,也有沙特王储个人原因。萨勒曼王储人很年轻,不到35岁,个人风格刚烈,沙特内部对他影响或许更大。原本沙特国王死后按照惯例由其顺位弟弟接位,但这届国王准备把王位转给儿子,即萨勒曼王储。沙特统治集团内部争斗激烈,也逼迫萨勒曼王储采用强硬的手段来应对。

 

沙特王储提出沙特改革计划,即2030愿景,这一计划需要依靠沙特国家石油公司——沙特阿美上市进行筹资。然而沙特阿美上市筹划了三年多,一直未能在国外找到合适的地点,最终在沙特国内上市。2019年12月11月沙特阿美(2222.se)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上市,2020年3月8日,沙特阿美即首次跌破了发行价32里亚尔/股,此间,最低曾跌至27里亚尔/股,这令王储大失所望。

 

但沙特王储并未放弃,3月10日沙特阿美在一边开启全球价格战的同时,又宣布全面提高原油供应量。值得注意的是,价格战开打的同时,沙特当局在3月6日还逮捕了多名沙特王室高级成员。

 

可以说,后美国中东时代、“后普京”俄罗斯时代、后石油时代和后中国经济增长时代,沙特王位继承变革,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“极限测试”开始的历史时刻,这是沙特王储的勇敢出击大背景,对于他而言,也许这是最好的选择。